我爱笔趣阁 > 玄幻小说 > 从凡人开始问道长生 > 正文 第33章四样宝贝背后之人
    “顶级法器?”

    听到钟掌柜开始的介绍,陈泽侧耳倾听,特别是当听到后面对乌金盾的介绍后,整个人都是有些激动和惊喜的。

    从凡人以及自己这些年的见识中,陈泽知道,顶阶法器,也是有着更为细致的等级划分的。

    由弱到强,顶阶法器又依次分为普通顶阶法器,精品顶阶法器、珍品顶阶法器。

    其实如果只是普通的顶级法器的话,陈泽或许还不会如此反应。

    毕竟这种级别的顶阶法器,虽然至少也要几百灵石,但是在诸多坊市之中也并非稀有。

    而陈泽之前在太南小会上,就曾见到有几个商会将这种级别的顶阶法器作为核心之物售卖。

    只是,这也仅仅是普通级别的顶阶法器而已。

    普通顶阶法器之上的级别,陈泽见到的次数,可以说是寥寥可数,在他印象中,也就之前缴获的那杆亡魂幡,等级应该是在精品顶阶法器左右。

    不过这亡魂幡,早就被陈泽上交宗门,为此,为了弥补陈泽的损失,宗门还补贴陈泽三百灵石的同时,给予了陈泽一次前面宗门藏宝阁中选取一把顶阶法器的机会。

    饶是这个机会一般能拿到的只是普通顶阶法器,但是对于陈泽来说,也绝对不亏了。

    “等回去后,倒是可以找时间去一趟藏宝阁,将那一次机会用了,虽然大概率只是普通顶阶法器,但是毕竟是顶阶法器,一般的练气后期修士,有一个都费劲呢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一来,凭借着顶阶法器的数量,或许到了血色禁地我都能压他们一头。”

    想到顶阶法器,陈泽心中暗自考虑道。

    此时,指着玉盒中黑金色的小盾,钟掌柜笑着说道:

    “陈道友可要试一试?这乌金盾,可绝对是不可多得的防御性法器呀,纯比防御力,纵使珍品顶阶法器,甚至都有可能比不上它呢。”

    见钟掌柜对自己释放善意,陈泽也是笑着点了点头道:“能试一下自然是最好的。”

    话语间接过乌金盾,陈泽感受到手上相当轻的重量,心中不仅有些赞叹,接着灵力输入下,乌金盾不见笨拙的跳跃在陈泽周围,其更是随着他的心念大小变换着。

    “嗯,不愧是顶阶法器。”

    对此,陈泽脸上毫无变化,只是笑着夸赞了几句,接着就看向第二个玉盒。

    “第二个物品,地火砂,由结丹真人随手凝结炼制之物,虽然如此,但是地火砂的每粒都蕴藏着爆炸性的威力,哪怕是筑基修士,稍有不慎,都有可能殒命其中。”

    钟掌柜小心翼翼的打开第二个玉盒,指着其中仅剩下三粒的地火砂,眼中少有的带着几分忌惮。

    “还有这种东西?”

    本来对于玉盒中这三粒拳头大小的物样还不以为意的陈泽,听到钟掌柜的介绍后,此时都忍不住诧异的多看了玉盒中几眼,接着,陈泽的心情就有些激动了。

    从钟掌柜的反应和介绍上,陈泽如何看不出,这地火砂的威力,绝对是非同一般。

    “这地火砂,比之天雷子如何?”

    “哦?道友竟然还知道天雷子?不瞒道友,天雷子在攻击威力上,或许略胜一筹,但是论侵蚀性和隐蔽性,那还是地火砂占优。”

    得到钟掌柜中肯的答复后,陈泽点了点头,心中已经有了拿下这三颗地火砂的想法。

    不过看到剩下的两个玉盒,陈泽还是先看完再说。

    对于陈泽的决定,钟掌柜也不掺和,只是上手静静的打开第三个玉盒。

    “这是?”

    第三个玉盒映入眼前的瞬间,陈泽眼前一动,在这里,陈泽感觉到了浓郁的水属性元气。

    “中级符箓冰刺符,攻击力堪比筑基初期的一次全力施为,作价一张一百二十灵石。”

    “陈老弟啊,原本这中级符箓是不对练气期顾客开放的,但是奈何钟某对陈老弟你一件如故,这中级低阶符箓,权向老弟开放一次,不过这定价,却是不能调动了。”

    “中级符箓?”

    本就是一个水平相当不错的制符师,现在知道眼前这两张灵符的等级竟然是中级低阶,在征得同意后,当即十分好奇的拿过一张。

    中级冰刺符入手,当即一种清凉的感觉向陈泽涌来,不过,在看了几眼后,陈泽有些诧异的想道:

    “这就是中级符箓吗?怎么总感觉,除了现在的我无法施展这种级别的法术之外,其他方面,对我来说都不是那么难呢?”

    掩盖住心中这种古怪的念头,陈泽将冰刺符放回玉盒中,满含期待的看着最后一样物品。

    陈泽知道自己这次来万宝阁,算是开对了。

    不说还未揭开的第四样,单是前面三个中随便一个,放在外界,都能被练气期修士疯狂不已。

    甚至,就算是一些不富裕的筑基期修士,面对这些东西,都未必能够忍耐得住。

    “这么多好东西,一直被珍藏着,竟然没有被卖出去?当真是不可思议。这里面……”

    前三者的珍贵,让陈泽心中萌生了一丝怀疑,而当第四个玉盒同样打开后,陈泽心中怀疑加剧的同时,也是忍不住出声道:

    “符宝?”

    第四个玉盒中,那个有着铭刻着黑色小剑的符纸,陈泽看的分明,其与自己得到的金钟符宝何其相似,其竟然也是一样符宝。

    而且,看这符宝的完好程度,竟然至少有着八九成新。

    “没错,就是符宝,怎么样陈道友,本阁珍藏的这四样东西,道友可曾满意。”

    听到钟掌柜的询问,陈泽看着眼前玉盒中的符宝,眼神闪烁了一下,带着几丝感慨,又直接开门见山道:

    “这么多好东西,满意自然是满意的,不过,这种东西,为何会一直放到现在,不知钟掌柜可还有什么要说的,有的话,待把话都说开了,再一并谈也不迟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我就知道,这肯定瞒不住陈老弟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瞒陈老弟,这四样东西,哪怕放在万宝阁,都是一等一的藏品,自然不是随便向人出售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呢,我万宝阁,或者我背后的大人,有事情想要麻烦你,不知道陈老弟可否有空?”